心理学专栏丨霍布森选择:看似给你选其实没得选……

案例 | 2018-10-02 00:32

01

我的表妹常常跟我吐槽她的主管,说她的主管表面上看上去非常民主,开会的时候一再强调所有员工都是公司的管理参与者,他手下的每一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和自由,每个人的意见都非常重要,所以让大家都畅所欲言。

但实际上你要是真的相信了这句话,那等待你的将是一场疾风骤雨般的怒斥。

他想好的事情任何人不得提出异议,所谓的研究讨论不是大家一起讨论怎么办,而是听他定调拍板。

除此之外,他还非常多疑。

给你安排任务说让你自由发挥,他只看结果,但是真的实施起来,他却完全不相信你,总是要求你该如何如何去做。

如果你有任何一点自己的想法,没有百分百按照他的思路去做,他就会生气。

我表妹说她真的很讨厌被这样对待。

02

而这种看似给你选择,其实没得选的现象在心理学上称之为霍布森选择效应

柠檬先简单介绍一个名称的由来:

在17世纪的英国剑桥,有一个马匹商人叫霍布森,他跟所有的顾客说,你们租马买马都可以,价格都很便宜。

但是有一个要求,你挑中的那匹马必须要通过马圈的那扇门,但是那扇门又矮又小,高头大马当然出不去,能出来的都是又瘦又小的马,所以不管你怎么挑都挑不到好的。

霍布森选择就是看似给你了很多选择,但是那是个小的选择,是个假的选择。

就跟那位主管一样,他看似给了大家发言的权利,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人决定,你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是个人都会觉得憋屈。

这时候我们会觉得不公平不服气,会认为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时又怎么能默契合作呢?

03

这样看来,霍布森选择确实一个令人讨厌的存在,但是我们自己也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比如说对恋人,一旦对方让我们不满意了,就贸然说出“要么这件事你做的让我满意,要不然就分手”。

对恋人而言,TA别无选择,只能让你满意,但是这样的胁迫不会永远奏效,等到TA耐心耗尽,那你们的关系也就到底为止了。

当然对自己也是,有些人明明有很多选择,但是莫名的强迫给自己设置了这样一个选择“我必须考上某某大学”“我必须拿到某某公司的offer”,好像做不到自己的世界就崩塌了,自己就是个loser。

在此呢,柠檬建议大家千万不要做“霍布森”,不要把自己和别人逼到死胡同里。

任何事都有很多选择,不管好与坏,你都需要去考虑,你可以试着列出所有可能的方向,然后再每个选择的后面写下可预见的后果,好的坏的都写上。

接着就是看你更在乎哪一点,把所有的因素都考量进去这样才能对比出哪一个更适合自己,哪一个更符合现状。

如果没得选,那你只会把自己逼得越来越紧,周围人也会很不舒服,进而与你保持距离。

要避免陷入“霍布森选择效应”的困境,就得克服思维方式上的封闭性和趋同性结构,去充分认识客观世界,系统环境的开放性,开拓视野的多维性。

客观世界是不会让人只走十条路的。

世界是统一的,但它决不是那种单调的、仅有——种的具体统一形式。事物运动和发展中各种可能性集合构成了,“可能性空间”。这是一个由若干可能状态和可能转换关系组成的整体,有着自己的形态,结构,运动变化。在一定条件下,这种潜在的可能性进入具体的“时——空流”,生成为现实性、既存性。这意味着在无限多个可能的世界中选择了一个。

所以现实性并非只是“必然如此”,它是某种选择的结果。选择就是可能性空间中收缩自由度的过程。

信息概念的定义又告诉我们,它描述一物质系统同其他一切物质系统全面的亦即整体性的相互作用,要求人们从尽可能多的方面去系统地考虑自身的行为模式。

只有这样,人们才可能为社会、为自身带来更富远见的福祉。

信息论就是这样强调整体性的学问,又是强调“多”的学问,认为人们的学习,工作的目标,通常是一个集合而不是一个点,而达到目标的方式或途径更可以有多种。

这就是说,事物在发展中始终面临着多种选择、多种方向。这样,封闭性的、趋同性的思维方式,理所当然地要被开放性的,扩散性的思维方式所代替。正如奈斯比特在《大趋势》中指出的,当今时代是一个“从非此即彼的选择到多种多样选择”的时代。在开放性的社会大系统中,你完全可以去开拓多维性的视野,去进行多样化的选择,有什么必要硬把自己困在一条小路上呢?有什么必要在选择时附加上“霍布森选择效应”,使自我选择没有选择的余地呢?

为了使你的选择进入“多方案选择”的良性状态,避免“霍布森选择效应”,你的头脑中就应当有“来自自我”和“来自他人的不同意见。

就“来自自我”这个角度而言,就是要充分思索的意思。选择,就是充分思索,让各方面的问题暴露出来,从而把思想过程中那些不必要的部分丢弃,这好比对浮雕进行修凿。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理智在开始时就过份仔细地检验刚刚产生的念头,显然是徒劳无益的,它肯定会阻碍心灵的创造工作。孤立地看,让一个念头任意地走向极端可能毫无意义,但是跟踪这个念头却可以取得重要结果,它很可能在和其他貌似荒谬的念头的搭配下,提供一条十分有用的线索。

因此,在构想选择方案的时候,理智应该让大门口撤销其看护人,让思路畅通无阻。此外,选择的多方案之构成,还需要来自他人的充分的不同意见。一项选择的优劣,一种判断、决策的正误,不决定于意见的一致。只有以对立的观点、不同的谈论和不同判断的选择为基础,才会是好的选择、判断和决策。

优秀的社会角色扮演者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在确定某项选择、作出某种决策时,总是尽可能地在与他人交往过程中,激发反对意见,从而从每一个角度去弄清楚确定选择、实施决策到底应该是怎样的。

激发、思考来自他人的不同意见:

第一,可以使你自己不致成为某种想法的俘虏。

第二,可以给你的判断、决策提供可选择的另一些方案,有从多方面思考、比较和进行选择的余地。

第三,尤其重要的是可以刺激你的想象力,开辟觉察和了解问题的新途径,而想象力是需要挑战和刺激的,否则它就会隐匿起来或者派不上用场。

事实表明,反面意见就是刺激想象力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在被逼之下的争辩和思考尤其如此。

想象力象自来水一样,除非我们打开龙头,水是不会流出来的。而这个“想象力龙头”就是激发争辩的反面意贝。正是由于上述这些益处,所以,有成效的社会角色扮演者,在其确定选择、作出判断和决策之前,总是高度重视对反面意见的激发和运用。

只有这样,他才能辨别出那些貌似有理、实则错误的想法,才能得到“另一方案”以供选择并作出决策,也才能在他的决策被证明是行不通的时候,不致于象在五里雾中那样迷失方向。

同时,反面的意见正可以激发他的想象力,可以使似是而非的意见转化为正确的意见,把正确的意见转化为最佳选择和决策。如此一来,“霍布森选择效应”也就不告而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