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学角度分析:我们会爱上谁呢?

案例 | 2018-11-07 07:19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爱与死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千百年来,全世界不同语言关于“爱”的讨论和争论从未停止。  

当代科学的发展,特别是心理学的迅速发展,为爱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理论支撑,同时我们对于爱的认识和理解也在不断地深化、丰富和修正。

如果想要和伴侣拥有一段美妙愉悦的亲密关系,就不能忽视心理学研究的丰硕成果。

就让专业的心理学科学研究来告诉我们答案吧!

感情中,

最奇怪的事是我们并不会对每个人倾心。

我们似乎拥有强大且不可抗的心理因素,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特定的择偶条件,来决定我们爱上的人必须具备哪些人格条件。  

你或许以为我们的择偶条件会聚焦于美好的优点,像是我们的潜在恋人必须是善良的、善解人意的、友善的、年龄和社会阶级相仿。  

但是我们的择偶条件其实往往更吊诡且负面,我们最终会忽略潜在对象的负面条件。像是无趣或是恶心,或不对劲的地方,且投入那些人格特质迥异、无法确保带给我们幸福的对象怀中。  

例如,我们只会爱上那些比我们更不聪明或更不负责任的人,或是那些不可靠、自私、且自我中心或讽刺和恶劣的人。我们的择偶对象有时会使旁人或自己感到相当困惑。

到底为什么,

我们无法和对我们好的人长相厮守呢?

这是因为,我们向往的爱情,并不一定是和善良纯洁和单纯的“好人”在一起,反而是和我们感到熟悉的人在一起。  

我们很多人对爱情的认知来自受许多人影响的童年,而这些人用不同的方式困扰着我们,并且不经意地影响了我们的择偶条件。我们的童年形塑出我们对爱与被爱的想象,并且影响我们获得幸福的机会。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父亲既无情又暴力或母亲是个轻视人的控制狂。虽然这很糟糕,但这都会影响我们将来会爱上谁。  

可是为什么,

即使如此痛苦我们依然会重倒覆辙呢?  

这是因为即使很糟糕,但你童年所经历的依旧是一段亲密关系。虽然痛苦,但这在某程度上有熟悉、憧憬、联系甚至是温柔。他们或许表现贬低,但这也是我们所习惯的。  

而现在,无论这听起来有多不合理多令人费解,即使这不是件好事,但却是令人感到信服的熟悉感。  

这就像,如果我们曾直接经历因被羞辱和被伤害痛苦的感受,就会很奇怪地因此也对其他人做出一样的事情,羞辱他们、欺负他们或是冷漠以对,因为我们知道对方处于弱势。  

因为我们内心直觉地认为,唯一不被欺负的方式就是当霸凌者。我们内心深处,心灵层面认为对我们这么做的人和我们是相反的人,而那里一定是安全的地方,也就是在一段新关系中我想成为的人。  

当父母替我们制造麻烦时,我们很渴望逃离这一切。我们建立各种一个人应该具备的人格特质。这些可能是好的条件且无关于麻烦的特性。  

举例来说,一位父亲或许藐视一切,可他却聪慧过人,很遗憾地,任何聪明的人都有缺点。或者一位母亲虽然对性厌恶,但她很温暖且爱拥抱。很可惜的,任何温暖且爱拥抱的人,都是被视为性别上的惩罚,因此感到犯了错且必须拒绝。  

我们内心的爱情地图是很难透彻的。他们显然不会自我表露。所以我们要试图去发现他们引述为何让自己获得解脱。  

这个调查是从自我了解开始:

童年时,照顾我的人让我受了什么委屈?

我是否被此影响?

我是否也像幼小时承受他人的影响般对他们造成相同的麻烦?

我是否排挤特定的人,因为他们具有过去给我造成过困扰的人所具备的特质?

我是否会在他人身上发现我喜爱的特质,同时没有我所畏惧的特质?  

心灵健全指的是增加我能爱上的人的人数。我们从童年中学会什么是爱,但却在我们发现自己可以爱人时,从童年中的创伤释放自己,并且习惯于一开始怪异且不熟悉的,但是真诚相待、且在一起会真正感到快乐的对象。

-EDN-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找到此念

请尽快将【此念】设置为“星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