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笔记| 允许恨与被恨,我们才能真正地建立联系

案例 | 2019-03-20 10:35

Winnicott是英国第一位接受心理分析训练的儿科医生,他的工作是帮助因二战而失去原生家庭的孩子重新适应新的领养家庭,同时也帮助这些领养家庭更好的接纳这些孩子。

在他1947年发表的文章《Hate in Countertransference》, Winnicott提出一个与普遍认知不相符的理论:领养一个孩子,爱他,是绝对不够。

只有在孩子经历了恨与被恨的过程,他才能真正与新的家庭建立起联系。

Winnicott提到,因为各种理由离开原生家庭的孩子,尤其是那些被遗弃或者是虐待过的,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内心深处已经埋入了“我不值得被爱”这样的想法;即使新的家庭对他表现出了爱,作为心理防御机制,或是对新环境的试探,领养孩子也会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恨”;而这种“恨”会自然而然地激发出领养家庭的“恨”。

在这些孩子潜意识里,这种“恨”或者说“厌烦”“不满”的情绪,会导致遗弃或者责罚;而只有在新的环境中,当孩子们感受到这种“恨”与“被恨”的情绪,却发现即使是这样,他却依然是被接受的,被“爱”的,他们才能慢慢消除心里的不安的,对新的家庭产生依赖。

这样矛盾的心理,同样存在于原生家庭。

Winnicott从不相信什么完美的家庭,他相信所有的家长,尤其是母亲都是“恨”自己孩子的,而孩子的潜意识也一直能感知到这种恨。

他还列举母亲恨孩子的16条理由,包括怀孕和生产带来的生命危险,孩子带来对原有生活节奏的破坏,等等。

但母亲和孩子的关系有趣就在于,即使这种“恨”必然存在,却不会影响母亲也同时深爱着自己的孩子。

有些时候,内疚感、责任感、或是外界对母亲美好形象的绝对化,会让一些妈妈拒绝承认这种恨,在潜意识里不断的压抑它,最终导致对孩子的恨意爆发,或者将这种恨意转向了自己。

而健康的关系,往往从正视自己开始:意识到这种“恨”,坦然接受它,并学会不将这种情绪转化成行动。

懂得“恨”只是人复杂思绪中的一种,它与“爱”,其实并不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