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解读幸福密码(中)

解答 | 2018-09-06 21:39
为什么求解幸福(续)
>>>>

积极的天性是人类进化选择的结果

几千万年的人类进化历史,造成人类在组织形态学方面有一些独一无二的特征,包括狭短的骨盆、裸露的表皮、硕大的大脑,所有这一切其实对应的都是人类积极的心理,一些积极的天性。所以我们喜欢那些有思想、有智慧、会交流、会说话、有责任心、善良的人,因为这是人的特性。积极心理学最伟大的贡献还真的不是那些所谓的幸福的技巧,最伟大的贡献是让人类重新反省,我们以前学习的人性的知识是不是有所偏差。上个世纪90年代,世界思想界一个重要的结论就是,过去我们单纯地提倡社会达尔文主义,造成了人类上个世纪巨大的互相残害、各种意识形态的冲突、世界大战、种族清洗。而积极心理学发现弘扬积极心态,其实是人性使然。

一个特别简单的证据,人类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神经系统叫迷走神经,是我们人类体内最长最古老的神经通道,发源于脑干,通过咽喉、颈部到心肺内脏到贲门附近。长期以来人类科学家只是以为迷走神经跟呼吸、消化、心脏活动和腺体分泌有关系,现在我们发现迷走神经跟我们的道德、快乐、幸福行为密切相关。当迷走神经张开时我们特别开心。因为人类站立起来以后自然而然希望迷走神经是舒展的状态。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当你看到美好的事物时有什么反应?一定是抬头挺胸、心胸开阔,此时迷走神经充分舒展。当你发现事情糟糕时,喊“哎呦”,声音短促、急迫,此时迷走神经就受到压迫。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为什么仰望星空和思想道德会产生一模一样的反应?康德是个哲学家,他不知道原因,但是他知道这种体验,这种体验其实就是迷走神经张开之后的自然而然的体验。所以,人类进化选择的是积极的天性

康德

幸福是一种有意义的快乐

人类的幸福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就是对人性的欣赏、满足和认识,我把它叫做:幸福是一种有意义的快乐。幸福和快乐之间的不同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智慧。中国人民知道快乐是快乐,幸福是幸福,幸福绝对不是简单的快乐。可惜很多文化没有中国人这么智慧,比如英文里幸福和快乐用的是同一个词Happy。有意义的快乐里边,所谓的意义很多都是一种文化的意义。意义是我们大脑前额叶的产物,是智慧和理性创造出来的感受,也是各种神经机理的作用。我们发现一个很重要的意义的标志就是一种智慧的感受,用一种仿佛真理都已经揭开帷幕的方式让你看得清清楚楚,还有一种是全身温暖、特别容易受到感动,这都是意义的感觉,可以体会得到,也可以发泄出来,同时也是可以测得准的一种心理活动。

中国古诗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有文化的人看到云朵、落霞,听到蝉鸣,体会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大脑前额叶的活动是幸福必不可少的要素,否则就是傻乐。但我们为什么常常会误以为有文化的人苦恼多呢?是因为他不开心能够说出来,而弱势群体的人不开心却很少表达,所以别人不知道他不开心。大学学历的人比一般的人要幸福,这已经有统计数字了,另外研究证据证明大学学历的人更长寿,博士学历的人更长寿,教授更长寿,比如北京大学的哲学教授总体而言比和尚、道士、农民等普通人就长寿很多。不过在人际关系中间,在家庭生活中间,在普通的日常事务中间,没有文化的农村老太太也能感受幸福,是因为她能从传宗接代的幸福、儿孙绕膝的生活中发现自己生活的意义感。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

什么是“福流”

有一个很有名的学者叫齐斯真·米哈伊,他曾经提出来人类如果能够找到有意义的快乐,生活质量就会提升,人生的价值就会实现。他用了一个英文单词Flow来表达这种有意义的快乐体验,我把它翻译成“福流”。米哈伊教授曾经追踪一些特别成功的人将近15年,结果发现这些人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当他做自己特别喜欢的事情时,经常进入一种物我两忘、天人合一、酣畅淋漓的状态,这个状态他叫做Flow,他认为这是人这一辈子应该体验的、多多积累的状态。这个状态我们中国人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庄子曾经描述过一个普通中国人极致的福流状态,这个人叫庖丁,他是一个屠夫,他去解牛的时候,其实就是进入这种天人合一、幸福酣畅的状态,所以文惠君看到非常震撼。

齐斯真•米哈伊

>>>>

福流的五大特征

福流有五大特征:全神贯注、物我两忘、驾轻就熟、点滴入心和酣畅淋漓。福流一定是达到了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做起来得心应手,也不关心别人的评价,也不关心最后的结果,他体验此时此刻的一种过程,完成之后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我们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就可以进入一种幸福的状态。有些人喜欢摄影,爬山涉水餐风饮露,他都觉得欢乐无比,为什么?因为他进入到福流状态。运动绝对也可以,跑步15分钟之后大脑分泌出积极的神经化学激素让你感到愉悦,30分钟之后你觉得这个腿都不由自主,为什么?达到了一种知行合一、行云流水的潇洒状态。音乐可以产生福流,谈心、说话、沟通、交流也可以产生福流。工作也可以产生福流,做你爱做的工作可以做到孜孜不倦,废寝忘食。某种程度上吃饭也可以,不过不在于吃什么,而在于和谁在一起,在什么地方吃。

但是有些事情很少产生福流,比如做杂务,心不专注很难产生福流;闲逛无聊、无所事事产生不了福流。我有个心愿,我希望以后中国人民也会愿意去谈论福流、体验福流、传递福流,《新华字典》30年之后能够收入福流这个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