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校主任风采 | 当助人者遇上心理学——我与韦老师的故事

解答 | 2018-09-07 00:12

                             作者|邓伟平

韦老师,各位主任,2018网校学员们,大家晚上好!

我叫邓伟平,是我们公益服务中心的主任,也将协助社会治理与社会服务系的一些工作。

因为我目前的本职工作是在这领域,自己也在本职工作之余运用心理学去做了一些相应的活动,所以我也很乐意跟大家一起交流和研究,怎么用心理学去充实基层社会治理社会服务的工作,让我们做到事半功倍。

这几天也有很多人在加我,想问一下怎么去做这些工作,其实我想说,我也算是一个心理学的小白。我在2016年加入网校担任教务长的时候,其实之前没有什么对心理学很资深的学习经验,只是凭着一腔的热血。在以往和韦志中老师的合作之中,就觉得跟随韦志中老师学习是个很好的机会,所以当时就在这样的想法下加入了网校。如果你们想问我用什么方案,或者说什么很好的经验的话,我只能说,其实我是在每次跟韦老师录课中,把录课的每一门课程好好的学习,然后,要做什么服务的话,拿出韦志中老师的那些教科书来,把关于那个领域的那一门课和那些读本好好的自己吃透一下,我的经验也只是这些。

当助人者遇上心理学......

说回今天晚上的主题,我的主题是《当助人者遇上心理学——我与韦志中老师的故事》,为什么取这个主题呢?就好像说的自己是助人者一样,我其实一直在心态上没有把自己看作一个助人者。只是客观的事实,我从2006年大学毕业之后,就加入了我们本地的两个公益服务的机构担任主要的负责人,在负责整个机构的一些运作之余,自己也在身体力行的到一线去参与公益助学的实际工作,所以也这样称呼。我心里一直只想支持到我们面对的每一个人。

助人者遇到心理学,这得从第一次听到韦志中老师这个名字说起,我在2007年的时候,第一次到我们湖南的湘西去助学,当时我去了一个孩子的家,那个孩子是个单亲的孩子,她的母亲是投河自杀,父亲在贵州的铜仁做煤矿工,也很久不回家。她跟弟弟两个人住在同一个泥砖房子里面,那个房子墙都是漏空的,上面都是用塑料袋包着的。

当时我第一次到这样的环境,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特别是我看到这个孩子的眼神,当时那个孩子的眼神是一种,貌似很平静,觉得已经是习惯的一个麻木状态,没有太多的悲喜,也没有太多的情绪。到了晚自习的时候她就默默地打亮家里面唯一的电器,一盏灯,她告诉我们,把灯先打亮了,晚上自习回来的时候就不会太害怕……那个情况下,我们走访之后,我们同行的人回到住的地方就一直在探讨,应该怎么去帮助他们。当时我们的做法是给他一些资助款,每个月减轻他们物质上的负担。

可是这样的环境,或者说这位孩子已经平静甚至麻木的心态,我们能否给他一点支持呢?当时跟我同行的,有一位就是韦志中老师的学生,她叫李小燕,也是我们东莞人,她就跟我说,觉得可能以后公益助学要往心理学方向去走的。当时我不懂心理学是什么,也不知道韦志中老师是谁,不过也一起去了,跟带领我们这个团队的人去和当地的负责人探讨。负责人就说,他们吃都吃不饱,住都住不好,现在跟他们说心理学有用吗,我清楚记得当时的回答。我们两个因为当时也不是很了解公益助学这个领域,就暂时放下了。

可是后面我经过很多年的实践,有时候在家里人说起悲伤事情孩子坐在旁边;有时候看到一些很小的孩子已经很懂事的照顾他的小妹妹,小妹妹的表情是木吶的;有时候去到一些孤儿的家,我们一大堆大人围着他;有时候我自己无数次的跟走访对象在聊天…我都在自问,这样做合适吗?我很希望他们能够开心快乐,我也无数次的问自己,我到底能够真正的帮助到他们的是什么?我虽然给他们带来了爱心人士的资助款,我虽然能够尽量的坚持时不时的看望他们,可是这些真的是他们需要的吗?或者说这些真的是给到他们最好的吗?

多年来一直盘问自己.........

多年来一直盘问自己,物质匮乏,吃都吃不饱,当真就给面包就可以了吗?

这个问题从零七年开始,每一年每个时刻,每次我到的地方都在我脑海里面盘旋,然后韦志中老师的名字与早年我的一起的公益伙伴李小燕的名字,也经常会在我们的生活中浮现,那个时候还没有机会见到韦老师和一起去学习做公益项目。

后来听一些老师说,我们每一个人是需要四种食物的。我们吃到嘴巴里的食物只是一种我们人类需要的食物,还有我们的充足的睡眠、冥想达到的平静意识、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对生活有希望,这是我们更重要的一个食物。如果没有了希望这一个食物的话,我们人是很难真正活下去。

所以作为助人者,我觉得我们可以做的,真的还有很多很多很多,通过这样的想法和行动上的努力,终究能够走到韦志中老师身边,跟着他学习,跟随他一起去合作一些项目。我们也从简单的牵桥搭线、捐资助学的筹款公益,走向心灵层面更广阔领域的服务。在韦志中老师的教导之下,各类团体的体验式课程与我们的乡村教师交流培训,都纷纷的举办起来,我们很希望真的能够授人以渔。

我觉得作为助人者的角色.......

我觉得作为助人者的角色,每个从事这个领域的朋友该好好去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真的吃都吃不饱就不需要心理学,或者就给到面包、给到资助就可以了?还是应该怎么做?我觉得我们该好好的思考一下。

另外,我想说的是助人者的心态。不同的角色不同的心态,出来的效果也可能会很不一样。我们到底为何公益?为什么在做公益?这个部分我觉得很需要在心理学领域的自我成长方面好好的下功夫去觉察和反思一下。我们到底为什么做公益?要像我们这样又掏腰包又跑那么远,又要做这做那,到底是为什么要做?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为了名利?为了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还是为了享受到利他的一种乐趣?还是为了我们自身有一些传承的使命感呢?因为个体的情况不一样,所以都需要我们好好的在心理成长上面好好的看清楚自己,为什么站在这个助人者的这个角色上。

我在跟随韦志中老师学习的时候,也不少被批挨骂,看到很多自身的特点,不论是优点还是缺点很多的特点。看到资格感不够,也看到清高及自私的一面、甚至家里价值传承比较看重的东西。都在心理学的学习之路上面反应映出来。我觉察到是我从小有一种认知,孩童的时候看到外婆在给予别人东西时候,那种她散发出来的快乐和满足,让我从小的认知里就觉得给人家东西是最快乐的事。所以小时候也很愿意在默默无闻不露名字的去做一些助人小事情,而自己还在窃喜的那种,这个传统通过学习在我自己心里更加慢慢的坚定下来。如果我是为了其他的方面的话,现在其他的方面已经解决了,我理应可以不助人了。

可是相反的是我每当听到一个可以帮助别人的事情的时候我眼睛都会发亮,觉得能为别人做些什么这个世界太好了!包括我又回到了网校,因为我觉得网校真是个太好的平台,看到大家的学习和实践,看到我们中国还有这么多人为了自己和身边的人、为了自己的服务对象而希望自己能够更加努力的做到更好,真的是特别的感动。

心理学是术?是道?还是心呢?

最后想说,心理学对于我们助人者是术?是道?还是心呢?我觉得都有。心理学对于我们助人者来说,它“术”的部分可能就是一些可以开展活动的方法、方案。我们在网校里面可以学到很多,不同的课程内容都可以运用到我们的实际生活中。

那“道”又是怎么?“道”可能就是我们心理学上面实证研究的系统理论,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学习后在术上传递出去的。更重要的是“心“,我觉得心理学带给我们更重要的是自我成长部分!个人没有成长好,如何帮助别人?

网校这个地方是我们很好的一个温暖的场,大家都是在安全的状态可以好好的成长强大。不是说,优术不如明道,明道不如取势,取势不如明心吗?若是明心指我们说的个人成长,那取势是什么呢?取势就是我们网校现在有几千人一起学习这就是一个势,一个很好的势头,我们在这个大的势头、大的的浪潮里面是其中的一份子,运用集体的力量,运用这一次的契机,好好的去成长自己、支持他人。

所以,无论是心理学的科普知识,或是心理个人成长方面,都是我们助人者必要的核心素养。

作者简介:邓伟平

韦志中心理学网校公益中心主任 

韦志中心理学网校社会服务与治理专业执行主任

东莞市南城街道雅园社区党工委书记

东莞市阳光公益服务中心秘书长

开启心理之路

总编辑|韦志中

责任编辑|李俊霞

审校|余晓洁   李青兰   陈领芬

    ▼
心理学网络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