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用心流战胜焦虑

解答 | 2018-08-11 13:45

乔安娜的故事

乔安娜(Johanna)是一位出色的小提琴家。

在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学习拉小提琴。她热爱它,每天都会练习数小时,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开始感到手和手腕在疼痛。她的老师告诉她,她太过努力,压力影响了她拉弓的方式,导致了痉挛和腕管综合征。

但乔安娜有老师不知道的秘密。她不是因为太过努力而有压力。她有遗传神经疾病,这种疾病会引发颤抖,她拉弓的手开始抖动。

她的压力来源于此。她花了所有的力气来控制它。她担心颤抖会带给她太大的压力,让她的手承受额外的张力。她非常担心它已经影响到她在比赛中的表现。她害怕它会毁掉她的事业,哪怕它已经开始行动了。

乔安娜找到了比尔(Bill)。比尔说临床催眠可能会对她有所帮助。

比尔教乔安娜如何在拉小提琴时让自己进入神离状态(trance)。当她在这种警觉又放松的专注状态里演奏时,熟悉的颤抖就会消失,她就能进入“心流”状态,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里,她完全忘记了时间和外在的世界。

催眠疗法让她没有压力地练习,随着她越来越擅长在恰当的时候进入神离状态,在专业演出时她就能复制这种放松状态。在神离状态中,她能专注她所热爱和可以控制的东西,而不担忧法官或观众怎么看待她。她知道,当她犯下错误的时候,她有能力掩饰过去,不会停留在错误上面。

乔安娜如此巧妙地让自己进入这种状态,以至于除了她的母亲和比尔之外,没有人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只有受过训练的医生才能看出一些迹象:瞳孔的轻微扩张,注意力的放松,肌肉张力的缺乏,以及极度的专注。

随后,比尔教乔安娜如何快速地将她的注意力在音乐和观众之间来回转换,用她富有感染力的表演吸引观众。用这种个人化的方式来和听众进行交流,让彼此都能亲密地分享这种体验,进入了群体性的心流状态。她获得了专业人士的赞扬,并和一些国际闻名的音乐家合作演出。她学会控制自己的大脑,在演奏时消除恐惧——尽管神离状态一消失,恐惧就回来了——她的事业蒸蒸日上。

乔安娜不仅恢复了自信,还找回她对小提琴的热爱,那是她最初成为小提琴家的原因。你可能会说,是心流状态给了她支持,给了她魔力。但你要知道,心流同样也可以为我们每一个人服务。

艾伦·沃特金认为,“凝聚”是精英表演者所谓的“心流”状态的生物性基础。“心流”这个词是由米哈里·契克森米哈创造的。他用它来描述我们全身心投入一项活动,或我们高度警觉且将专注范围缩小的状态,在那个时刻,时间似乎都已经消失了。有人可能会将之称为“巅峰状态(in the zone)”“跑步者的愉悦感(runner's high)”或武术的“无思(no mind)”。

它是我们埋头看一本精彩纷呈的书,抬头时发现3个小时已经悄然飞逝的状态;是我们进行一项非常有趣的任务,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自然进入的那种状态;是我们全身心去享受一项活动时的超然状态。

马丁·塞利格曼也称,“心流”是最积极的情感。 “心流”有九种特征:

你感觉自己发挥了最佳水平,既不会费劲力气,也不会太有难度。

你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一项活动中,不对自己进行判断。

有清楚的目标。

你获得身体/思想的回馈,即你清楚你的成功或失败,这样你才能做出调整。

你必须专心致志。

你拥有主控感。

自我意识的消解。

主观的时间感的改变。

行动本身即是目的,也就是说,行动就是内在享受。

心流的作用

如今,人们认为心流是从微观流动状态(在这种状态里,你全身心地投入一项活动,忘记时间的流逝)持续发展成更加强烈的流动状态(你难以将自己从这项活动中抽身出来,你对现实的感觉发生了改变)。

在一天里,我们可以很多次进入心流状态。每当我们将注意力范围缩小,全身心投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上,我们就会失去时间感。然而,心流和我们的生物超日节律有关。

在90~120分钟的周期里,我们的认知经历了涌现和消退的过程。周期里的冲突和流动就是你活动的时间,而释放和恢复期则是心流状态的中断。

大脑高度专注的时间为50分钟左右,之后我们进入“停止期”,在那里我们就会自动进入吸收状态或出神状态。在这个阶段,我们通常会凝视空间,于是我们的心绪开始游离,困顿和神思模糊逐渐“占据了领地”。在这种时候,我们至少需要休息20分钟,完全改变我们的“情绪频道”,将注意力集中在新的事物上,或者散散步,休息一下。

当我们尝试迫使自己越过“恢复状态”,我们就会给自己带来压力,之后就很难回到“心流”状态。

版权说明:文章来自心理学空间网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