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导论丨感知,注意和记忆

解答 | 2018-10-06 20:34

本章主题:感知,注意和记忆

全文约 5200 字,建议阅读 6 分钟

据《耶鲁大学公开课:心理学导论》整理

对于上一篇文章的两点补充:

一、人对母语的偏好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柯琳•麦克林克对婴儿认知的问题做了专业研究,有一些针对新生儿的研究表明,自出生那一刻起,他们对自己母语的喜好就比对其他语言强烈。这表明他们还在子宫中孕育时就能察觉到母语的节奏,并有所偏好。

二、关于诉讼案件"给他一枪"的结果?

他的谋杀罪名成立,但随后他又被赦免。事实上,他在1988年被赦免,可惜他1957年就已经被处决了,后来据此拍摄了一部电影。

感知,注意和记忆

关于感知,感知涉及了关于世界的可靠的无意识猜想。

关于注意,我们会注意某些事物,忽略其它事物,绝大部分的事物我们并没注意到。

关于记忆,记忆类型有很多种,记忆的关键在于组织和理解。某些记忆实际上是错误,不可信任的。

g

PART ONE   关于感知

人工智能专家马文•明斯基("人工智能"这个术语就是他提出的,"人们不过是肉做的机器"这一言论同样出自他)在研究机器人学时,希望造出一个全能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要适应,要写字,要认识世界,认路等。明斯基说"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需要一个研究生花整个暑假才能完成。"因此,他把这作为一个夏季项目派给了一个研究生。视觉和知觉心理学家们都喜欢这个故事,因为关于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视觉的研究,以及关于制造能够确认与识别物体的机器的尝试已经彻底失败了。能够识别出人、客体以及事物,这些一岁小孩都能识别出来的机器是不存在的。原因在于,这是一个比人们所预想的更为棘手的难题。

人类感知的过程:眼睛周围是视网膜,视网膜由大量神经细胞组成,神经细胞会因某些特定刺激物而进行发放。依靠这组发放的信号,人将知道看到了什么。神经细胞发出的信号可以被视为一个数组集合,搞清这些数字是如何转变成客体、人物、动作以及事件,是特别棘手的。因为视网膜是个二维平面,而要在这个二维平面的基础上,延展出一个三维的立体世界,在数学上是不可能实现的。对于任何二维平面图像,都存在着不定数额,与之对应的三维图像。

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我们拥有关于世界如何运作的无意识假设。假设让我们能做出从二维数字到三维世界的能够做出有根据的猜测。有三个例子:颜色,物体,深度。

颜色。如何区分出煤球和雪球?你会说:煤是黑色的,而雪球是白色的。这些颜色映在你的视网膜上,视网膜对于刺激它的颜色有所反应。尽管这是简化的说法,但我们假设这是对的。通过黑白而辨别煤球和雪球。但实际上这是错误的,因为,物体颜色不只取决于它们的组成材料,还取决于照射在其上面的光的数量。所以,物体经过暗处和亮处并不会让你怪叫“物体在变色”。相反会很自然地感受到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光照的变化。

例如,下图棋盘上A色块和B色块的RGB值是否一样? 

答案是A色块和B色块是一样的。这个例子旨在说明,传到你眼中的信息只是冰山一角,来自单一光源照射的光亮程度,只是供你作出某种假设、并得出结论的一个依据而已。

物体。人能够自动且直觉地分辨出不同物体(如分辨出人、房子、鸟等),但实际上设计程序使电脑从一个场景中分辨出不同的物体是极其困难的。而对于人究竟是如何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仍不得而知。对该问题的一种解释是,在环境中的某些线索向你发出正在面对不同物体的信号,而且这些线索通常被描述为格式塔原则。

下图就是个具有特定线索的例子,这些线索使得你相信这里有个三角形,但是这里并没有三角形。如果你盖住紫色部分,三角形就消失了。

深度。经典错觉有缪勒-莱耶错觉 (即箭形错觉,图左),潘佐错觉(即铁轨错觉,图右),谢巴德旋转桌等等。

PART TWO   关于注意和记忆

记忆是个广泛的概念,它包括自传体记忆,也就是我们通常认为的记忆。

如何从感觉中,从所听到的内容中获取记忆?

进入记忆的信息是由什么决定的,一种说法是 "注意决定"。而注意,大致上来说就像是投映在经历中的聚光灯,自动地聚焦在某个经历上,使之得以记忆。有些事情无需意志努力,就会自动地被注意到。有个例子就是斯特鲁普效应。

最常见的斯特鲁普效应就是在文字斯特鲁普测试中:有几个不同的表示颜色的文字,例如红、黄、绿、黑,但是如果把红两个字涂上黄、黄这两个字涂上绿……随后让你回答字体颜色是出来你就会反应速度减慢,而且会很困难。这是因为你对文字意义的反应更快(优势反应),而你识别颜色的反应更慢(非优势反应)。

红色       绿色      蓝色     紫色     黄色     黑色   

另外,还有"变化盲视"。也就是说,当我们的注意集中在一点时,会忽视环境中其他的明显的事情。这意味着我们的注意范围非常狭窄。(网上相关视频和测试很多,这里就不展开了)

PART THREE   感觉记忆,短时记忆,工作记忆,长时记忆

感觉记忆是一种感觉的残留,有一道闪电划过,你可能会看到后像,这个后像就是你的感觉记忆。感觉记忆还包括对声音的声像记忆,当别人和你说话时,即使你心不在焉,你仍然能记住一小部分他们所说的话。还有时候当有人和你说话时,你没认真听,他们会说"你在听我说吗",然后你会说"我听着呢,你说……",然后你会从声像记忆中提取出最后听到的一些内容。

工作记忆、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之间最明显的区别便是储存容量上的差异。

长时记忆,简称"LTM",拥有巨大的储存能力,这种记忆很像你的电脑硬盘,它是会伴随你一生的记忆。比如,它存储着所有的单词,存储着你对所遇之人的印象,各种的语言、面孔、故事、位置、童谣、歌曲、以及电视节目等等。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储容量有多大。

工作记忆、短时记忆的储存容量则非常有限。此时此刻你能够保持在意识之中的记忆是十分有限的。比如随机念十一个数字,你能记下来几个?认知心理学家乔治·米勒认为,这个实验表明,在通常情况下短时记忆的标准记忆容量,是七加减二,这也就是说,大约是五到九。"七加减二",这就是你能在意识中保持的信息数量。"七加减二"是什么?答案便是被乔治·米勒称之为"组块"的东西。

组块是基本的记忆单位,你可以将它看做是单一独立的实体。假设你看到一串字母l、a、m、a、 i、s、o、n,如果你不能把它们组合成词,要记住它们就要记住八个组块。但是,如果你把它们组合成四个词,那你只需要四个组块就能记住这些字母。如果你把这串字母组成两个法语单词"la maison"也就是"房子"的意思,这就只需要记住一个或两个组块了。你的理解程度会影响你记住的信息量,因为你的理解程度会影响记忆的基本单位。事物在记忆中的存储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对该事物的理解程度。

长时记忆是主要的储存系统,信息是如何从意识进入长时记忆的?有种方法叫做"保持性复述"。只有不断重复才能记住。但这种复述通常不能将信息转入长时记忆,要让信息进入长时记忆,你需要将信息结构化,并进行组织。

"加工深度"实验证明了这个观点,并表明对信息组织越充分、理解越深刻,信息进入长时记忆的效果越好。

实验中,研究者们告诉被试者,屏幕上将会闪现四十八个单词,所有被试者看到的都是相同的单词,但他们并未被告知去记住这些单词。三分之一的被试者被告知,"将要出现的单词中,有些是大写,有些是小写,请分别对大小写进行按键";另一组被试被告知"这些单词中有些与'train'同韵,其他则不是。如果与'train'同韵,请按键";第三组被试被告知,"出现的单词能否填入这句话中,'女孩将__放到桌子上',若能填入请按键"。然后,研究者突然问被试者,"你们看到的单词是什么?"实验结果大致是这样的:(第一组)当被试者被要求关注单词的外形时,他们对单词的记忆效果非常差;(第二组)当关注声音时稍好,(第三组)关注意义时最好。因此,如果想记忆,最好的方法就是为信息赋予含义,让其拥有意义。

以上是信息进入记忆,那又是如何提取信息?这依赖于"提取线索"。提取线索能让我们回忆起某些事物。但实际要比这稍微复杂一些,编码和提取之间有着更一般的联系,叫做"相容性原则"。相容性原则是指你对已学内容中信息的记忆,相同环境会记得比较好一些,这也叫做"情境依赖记忆"或"状态依赖记忆"。

相容性原是由心理学史上最奇怪的实验之一。研究者们让被试上了一艘船,然后让被试者用水下呼吸器进行潜水,被试者们被要求在船上或戴着呼吸器在水下学习实验材料,随后他们对被试进行测试,结果表明如果测试情境与学习情境相同,回忆效果会更好。这也许是因为提取线索帮助了回忆。

提取线索不仅只是环境,那些在醉酒状态下学习的人,当其处于不影响其他心理活动的微醉状态时,会回忆起更多。他们在醉酒状态下比在清醒状态下回忆的效果更好。记忆的提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回到学习知识的原始情境中。

"精细复述"和提取则是将不同的事物联系起来。精细复述是说,你对信息思考的越多,就越容易记住。如果你需要记住些信息,试着将信息与尽可能多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精细复述"与一项研究发现有关。当人们想要回忆起某些信息时,倾向于过早放弃。事实上人们记住的东西很多,但却需要努力才能取出,这需要各种不同的搜索策略。

PART FOUR    遗忘

遗忘有两种形式:顺行性遗忘,逆行性遗忘。

顺行性遗忘主要是大脑对今后发生的事情很难形成或者不能形成新的记忆,但是对过去发生的事情记得很清楚,包括儿时的记忆等。而逆行性遗忘是对过去的事情遗忘了,新的记忆还是能够形成。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病变时,有可能造成失忆。

对遗忘有多种解释。一种解释是大脑是一个生理客体,它在生理上是一团肉它也会变质,任何生理客体都会衰老。因此,在你大脑中形成的记忆痕迹,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退。第二种解释是干扰。记住的信息越多,会阻碍原先信息的提取,所以你的记忆能力就会因为学习更多与之相关的信息而减弱。因为它们在记忆中会发生混淆。最后一种解释,也许是最有意思的解释,即提取线索有所变化。时间越久,世界变化越大,如果你的记忆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提取线索,那么提取线索的变化,会使对某些事情的回忆变得更加困难。

童年遗忘症案例存在争论。童年遗忘症并非指儿童因脑部受损而产生遗忘,它指的是人们很难回想起年幼时的记忆。多数人很难有自己一两岁或三四岁时候的记忆。并且第一次记忆的回忆是否正确也很难得到检测(并不是说人们说谎)。研究者对一两岁时遭受严重创伤的人们的研究中认识到,通常小时候受到的创伤在长大之后就不记得了,人们只有在被告知的情况下,才会知道有创伤这回事。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发生童年遗忘症,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回想三岁之前的记忆会非常困难。

一种理论认为这是由于提取线索发生巨大改变导致的。有人将此归因于语言,婴幼儿最初并未掌握口语或手语,儿童直到一两岁、甚至三岁才学会语言。很可能是由于语言的学习,重新格式化了记忆。一旦记忆被重新格式化,就再也不能回到之前没有语言的状态了。还可能是神经系统成熟造成的,可能是大脑的记忆区域,在大概两三岁时才生长出来。但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顺行性遗忘,科尔萨科夫综合征就是这种情况(遗忘-虚构综合征)。电影《克莱夫•威尔林》出现了这种情况。这种遗忘症的表现为:失去了形成新记忆的能力,永远都活在现在,无法形成新的记忆。(电影中男主角是位享誉世界的合唱队指挥,由于患有病毒性脑炎,造成了脑损伤,损坏了大部分的颞叶、海马体以及部分左额叶,因此出现了这种遗忘症)电影《记忆碎片》讲述了一个人失去了形成新记忆的能力,但一直在追踪杀害他妻子的凶手。《记忆碎片》这部电影之所以令人着迷,是因为它是倒叙的,但整部电影却又有另一个正序的故事。电影戏剧性地展示了在严重记忆损伤的病例中, 什么是并未受损的。

此外,还有灌输记忆。人会自行填补记忆空白,还可能把记忆与他人的臆想掺杂。

催眠是最为明显的例子,它通过引导性问题或试探性问题来重建记忆。人在催眠状态下对过去事情的回忆不一定准确,催眠只是让人更加乐意配合。催眠状态下,人们会非常渴望取悦催眠师,因而会编造一些记忆。

催眠回归讲的就是这个。如果你被催眠了,要你回忆四岁的生日派对,你会表现的跟个四岁小孩一样,只是你并不会像个真正的四岁小孩,你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只是是成人眼中四岁儿童的样子。催眠回顾中也人们声称说出了来自古埃之类的各种语言,但是可能的情况是你所说的并不是古埃及语,只是听上去像是一个北美人相信自己在说古埃及语。或许催眠只是让你释放出了作为演员的你,让你想为发生的事情找个有说服力的解释。

催眠有时候可以唤醒压抑记忆。而压抑记忆是充满争议的。很多成年人声称他们经历过造成精神创伤的性虐待,但有些案例中,人们并不记得在某个时间发生了什么,他们就去找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医生,医生通常是通过催眠的方式向他们提问,然后他们想起了经历过的、造成精神创伤的性虐待。这个过程争议的焦点在于,有些心理学家相信,至少某些情况下,这些记忆是真实的。这些记忆被应对机制所压抑下去,这些经历太过糟糕,无法进入意识,而心理治疗则使这些记忆得以恢复。但大多数心理学家们认为,这些记忆并不可信,它们只是在治疗师的引导下编造出来的。因此,治疗师的诚信问题就引发了心理学以及法律上的很多争议。

记忆是否会被压抑尚无定论,但我们至少可以肯定,在某些情况下,你可以为人们灌输虚假记忆,这并不是因为你穷凶极恶,而是因为你确实相信有些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