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如何影响人 | 心理学专栏

解答 | 2018-11-10 13:44

尽管我们仍然不能对害羞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对害羞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并且了解了害羞存在的普遍性。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害羞对不同的人产生的不同影响,来揭示出害羞这种复杂的心理现象。害羞跨越更为广泛的心理学范畴:它可以表现为在众人面前的偶然不适,也可表现为摧毁人的正常生活的创伤性体验。对一些人来说,害羞是他们选择和偏爱的生活方式;对另一些人来说,害羞则意味着难以言喻、不可解禁的终生痛楚。

一方面,一些人认为,当他们与书本、思想、客观事物或大自然相伴时,他们会感到无比惬意。作家、科学家、发明家、护林员和探险家更加喜欢较少纷扰的世界。他们大多内向,更加倾向于独处。对他们而言,与人交往就没有多少吸引力,就像葛丽泰·嘉宝(Gretax Garbo),他们宁愿享受孤独。

今天,很多人发现:梭罗在瓦尔登湖旁孤寂生活,是他个人独具魅力的生活方式与人格特质的体现。

即使是在害羞这一小小的范畴之内,从那些可以在必要时与人交往的害羞者到那些交往有困难的害羞者,他们中间的害羞是有等级区分的。对于与人交往困难的害羞者而言,如何与人交谈、如何在众人面前演讲、如何从容地举办一次正式晚宴都是巨大的挑战。

在害羞这一范畴中处于中间状态的是大多数害羞者。他们在特定场合下、与特定人相处时,会有一种被胁迫感和力不从心的感觉。他们的不适足以扰乱他们的社会生活,阻碍他们的行为,使他们表达困难,不能说他们想说的话,做他们想做的事

这种焦虑可以表现为脸红或更明显的窘相。正如一位商界经理人描述的那样:

“33年中,我一直都会过分地脸红,而这正是害羞的标志。尽管我的努力和坚持,使我成为行政主管,使我获得拥有数家银行的大公司副经理助理的职位,但害羞综合征却牵扯了我很多精力,这无疑影响了我向更高的职位发展。”

或者,这种害羞通过隐藏着的攻击性行为或冒犯性的言语体现出来。正如一位作家所说:

“我干涉别人或自己挑起话端,并喋喋不休地说,显得很愚蠢和无知,我装做毫不在意他人,同样地,其他人也忽视我的存在。正是在公众面前的内在恐惧,使我变成无人问津的‘壁花’。”

旧金山的律师麦尔温·比利(Melvin Belli)以其在法庭上的巧辩而闻名。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经常会害羞,而且他会很体面地掩饰害羞。

因为害羞,所以害怕别人,进而可以产生不同的反应。所以一个人的外在行为并不总是准确地反映他是如何害羞的。害羞经常会对我们的行为产生影响,但是并不一定直接或明显地发挥作用。最终的结果是,不论你在公众面前的表现如何,当你认为自己害羞时,你就是害羞的人。

处在害羞范畴中部的那些人,他们害羞的原因是缺乏社会技巧,或是对自己没信心。有些人严重缺乏正确处理人际关系的基本社会技能。他们不知如何引起话题,或如何在课堂上提问。有些人因为缺乏自信,即使他们知道正确答案也不会举手回答。同样,一些聪明的人也会因为没有自信而错失良机。有一位女士因为缺乏自信,而放弃了自己喜欢的法律专业。

“九月,我开始法律学习。法律部的考试我得了很高分,学院考试我平均分为3.94(接近A等),我可以毫不费力地进入三所法律学校学习。但是在第一学期还没结束时,因为很害羞,我选择了退学。在课堂上,我感觉很不舒服,即使我对功课做了充分准备,我仍然害怕被老师提问,害羞使我无法正常学习,最后只能退学。”

害羞的另一个极端表现是:无法抑制对别人的害怕而感到习惯性害羞。无论何时让他们在众人面前做些事情时,他们总会极端畏惧,无可救药地受到焦虑控制,以至于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躲避和逃跑。这种极端害羞者不只是学生和年轻人,也不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自动减弱或消失。一位64岁高龄的女士说道:

“我的一生都在害羞中度过。直到几年前我才相信:在别人眼里,我有成为一名好妻子的资格。我总是对自己不满,认为自己不够好,我不能与人自在地相处,我的社交能力也很弱。我从来不知如何招待丈夫的朋友。我害怕自己不够好,体育运动细胞也很弱,一句话就是:我害怕一切。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我没有朋友。我被遗弃了,没人喜欢我,甚至包括我的丈夫。最终他和我离婚了。”

最坏的情况是,害羞可能转化为神经衰弱。这种精神瘫痪的后果是抑郁,更为严重的后果是导致自杀。在有关害羞的电台访谈节目中,一个自称“依旧年轻迷人”的50岁女实业家对自己进行了自我剖析:

“除了信念外,我很孤独。我生活在没有朋友的孤独世界中。我曾多次被欺骗,生命留给我的只有痛苦和不幸。我孤独地度过假期。那是一段十分令人沮丧和痛苦的时光,我越来越害怕各种节假日。因为每到假期,我的孤独感就会加剧。当看见许多人都有亲人和朋友相伴时,我常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没有勇气去做。”

对于以上这些处于害羞一范畴各个阶段的所有人,害羞是个人问题。害羞不是一点点地烦人,也不是小小的混乱,而是一个真正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