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课趣味心理学】01-社会规范的起源

解答 | 2018-11-30 01:30

心理学

趣味

《社会规范的起源》

一个小故事,一点儿小感悟,大家好,这里是书课趣味心理学,我是燕子。今天的话题是:《社会规范的起源》

先讲个经典的心理学实验三只猴子吃香蕉的实验。

心理学家把三只爱吃香蕉的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而笼子的中央挂着一串香蕉。

心理学家设定了一个规则:

任何一只猴子去拿香蕉,另外两只猴子就会被电击。

很快,猴子们就学会了,拿香蕉是一个会给猴子群体带来麻烦的行为,所以只要有一只猴子试图去拿香蕉,另外两只猴子就会制止它甚至将它暴打一顿。

久而久之,当三只猴子都学会这一规则的时候,不再拿香蕉。心理学家取消了点击惩罚并用一只新猴子来替换掉了其中一只老猴子。

这时候,你可以预想到两个结果:

第一,新猴子会去拿笼子中央的香蕉;

第二,两只老猴子会制止甚至殴打它。你看,即便已经没有了电击惩罚,新猴子也很快意识到了:“拿香蕉是一种禁忌。”

实验就这么周而复始,一只只新猴子被放进来,替换掉了以前的老猴子,猴子换了一拨又一拨,但香蕉不可以拿的“习俗”,却能始终在猴子群体当中保留了下来。

只要谁敢去拿香蕉,就会遭到另外两只猴子的攻击,虽然新猴子并不知道,香蕉为什么不能拿。

那你肯定会问:这是为什么呢?

心理学家说,这就是社会规范的起源 。

怎么理解这个社会规范呢?

一方面,为了适于生存,我们在头脑里保存了无数的规则和思维方式。 

这些规则,能快速地、有效地指导我们的行为。比如三只猴子不能摘香蕉的禁忌,那是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下形成的直觉思维,在那个情景下本身是对的,是高效的。当这个电击不存在了。而香蕉不能摘的禁忌代代相传下来,变成了社会规范。有问题的是我们的社会发生了高速的变迁,特别是在近100年当中,传统家族的解体,自给自足经济模式的破产,通讯交通的二新日新月异,使我们在过去几千年积累。和传承的直觉思维已经不再适用了。我们登上月球,靠的不是直觉思维,而是科学的理性思维。我们通过遵守科学的规律,用实验的数据去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最后登上月球,但是一旦我们回到日常生活中,我们又有了对直觉思维的依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有没有别的选择?我建议朋友们听听丹尼尔.卡尼曼的《思考,快与慢》

在我们的大脑中,存在着两个思维系统,丹尼尔·卡尼曼命名它们为系统1(快思考)和系统2(慢思考)。

快思考就像大脑的自动反应模式,会根据生活经验总结无数下意识反应的套路,使生活简化,系统1把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变成可一键执行的自动程序,节省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脑力损耗。

系统1也能够察觉一些简单的关系,比如“这两个杯子的外型是一样的”、“哥哥比弟弟高一点”……但是它无法处理多个独立话题。

系统2接到系统1的求助后,就将大脑的注意力分配到系统1碰到的难题上,集中精神处理该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系统2的所有运作都需要集中注意力,一旦注意力分散,运作也会随之中断。

因为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系统2会将它们优先使用在当前遇到的难题之上。

我们很少去探究每一条规则背后的逻辑和它适用的情景。 我们只是简单地,将这些代代相传的、已经固化的思维模式,应用到现在高速演变的社会中,以至于我们作出一个又一个愚蠢的判断。

心理学家卡尼曼曾说过:

人都会假定自己的思维是理性的,但是人的大多数行为都是非理性的。 我们做着很多自认为有道理、有逻辑、有理性的事,但实际上,我们依靠的往往是自己的直觉、错觉。学习心理学最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让我们学会对传统,对惯例,对权威保持疑问,学会刨根问底的去追问,为什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理解世界,收复被社会和文化所固化的大脑,从而从直觉思维迈向理性思维。

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