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心理学导读系列相爱相杀,为何家会伤人?

资讯 | 2018-08-21 23:15

我知道,有人曾拿“为何家会伤人”做书名。书我买了,但没怎么读,后来送了人。谈到家中的相爱相杀,其实进化心理学能给出更好的解读。忘了吗?我曾经说过,“进化论就是这么富有革命性,它把一切静止的世界观轰成了碎片。”谈论家庭时,进化同样会给出惊世骇俗的见解,迫使我们睁开双眼,面对宁静的港湾也时不时会有骇人的风暴这样的真相。

家会养人,家也伤人。这是一个叫人爱恨交织的地方。但只有从这里出发,我们才能找到自己内心的太阳,创造更多的滋养,带来更少的伤害。了解为何家会伤人,便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这一步,是所有改变的开始。

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开始吧。

我们更可能伤害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有一个事实常常被人忽略,但一旦被发现,就会令人震惊:在同一个家庭中,不是所有人都有血缘关系。而血缘关系的重要性,显然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进化心理学家对虐童和杀婴的研究,毫不留情地揭示了这一点。达利和威尔逊夫妇调查了加拿大安大略省汉密尔顿地区的841个家庭,又访谈了当地福利院的99名受虐儿童,结果发现,孩子遭受继父母虐待的可能性是亲生父母的40倍。即便把贫穷和社会经济地位考虑在内,在各个阶层的家庭中,跟没有血缘关系的父母住在一起,都是导致孩子被虐待的最危险因素。达利和威尔逊还发现,在加拿大,学龄前儿童被继父母杀害的风险高出亲生父母40倍到100倍。

当然,不是所有的继父母都在虐童,都在杀婴。很多继父母对孩子也很好。但跟亲生父母比起来,他们跟子女之间的冲突会更多,也就是说,彼此相互伤害的可能性会更高。原因很简单,进化在乎的是基因传递,把资源投给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子女,无法有效地传递自身的基因,这种行为很难得到进化的青睐。根据汉密尔顿的亲缘选择理论,人类更可能帮助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因为他们身上携带了自身的等位基因。帮助他们,善待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帮助自己,善待自己。你跟一个人血缘关系越近,他越可能在你遭遇致命危险的时候帮助你,无论是闯入一座熊熊燃烧的房子,还是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

女人很明确孩子就是自己的,但男人就麻烦了,他需要其他线索,一个重要的线索是长相。孩子像自己,就被下意识地认为是亲生的,就会得到更多的关心,更大的投资,而长得不像自己的孩子就会被忽视,遭虐待。有人发现,看到孩子长得像自己,会导致男人的左额叶皮层激活,而这块区域负责抑制人类的消极反应。这就暗示说,男人看到孩子像自己会更开心,更友善,对孩子会有较少的消极反应。怪不得进化心理学家还发现,每当诞下一个新生儿,母亲和娘家人都会忙不迭地宣称,这孩子长得多像父亲啊。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在给男人吃定心丸,要他相信孩子是他的,要他好好养孩子。假如当时有旁观者在身边,他一定会在心里嘀咕:这孩子长得并不更像父亲啊。

亲缘选择理论告诉我们,彼此间没有血缘关系或血缘关系较远,会导致较多冲突。即便没有虐待与杀害,也会给人带来压力。有人调查了中美洲某村庄的儿童,采集了他们的唾液样本,分析了皮质醇的浓度。这是一种身体应激时分泌的荷尔蒙,压力越大,分泌越多。结果并不令人意外,跟亲生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孩子皮质醇浓度最低。而跟继父或远亲生活在一起的孩子浓度最高。

亲子冲突,有血缘关系也会闹矛盾

其实,哪怕有血缘关系,哪怕血缘浓度还很高,家中依然还会有冲突。最典型的例子恐怕要追溯到东汉末年了。曹操死后,曹丕当国,想要找借口害死他亲弟弟曹植,要曹植在七步之内作诗一首,否则便要拿他问罪。曹植沉吟片刻,脱口而出,于是有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动人诗句。不是说血浓于水吗?为什么曹丕非要跟曹植过不去,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

按照亲子冲突理论的观点,有血缘关系的个体间依然会有矛盾。兄弟竞争,甚至手足相残,在宫廷斗争的背景下,并不是什么例外,更像是通则。为争夺储位,秦王李世民在玄武门发动政变,杀了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两人都是他的亲兄弟。即便血浓于水,不同个体间还是会因为利益争夺发生冲突。从进化的角度说,这是因为不同个体的繁殖利益不一致,因而导致了对抗和冲突。举例来说,假如现在是石器时代,你有一个同父同母的兄弟,跟你一样健康聪明。现在有两个苹果,每个苹果吃完了能带来4份好处。对你来说,把两个苹果都吃了最有利,因为你能得到最多的7份好处(因为存在边际效用递减,我们假设吃第二个苹果只能带来3份好处)。但对母亲来说,她宁愿两个孩子平分,一人一个,因为这样的话每个孩子得到4份好处,相当于她得到了4份好处。相比之下,你一个人得了7份好处,相当于她得了3.5份好处。我们看到,对你最有利的未必对她最有利,对她最有利的未必对你最有利。

断奶就是一种典型的亲子冲突。母亲希望早断奶,这样她就能为怀第二个孩子做好准备。对母亲的基因来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多生几个孩子是好事。但在孩子这边,他希望能晚断奶,这样自己就能吃得更好,长得更壮,适应更良。双方目标相悖,都会想办法施加影响。孩子会哭闹会纠缠,母亲会逃避会拒绝,甚至还可能往乳头上抹紫药水,让它看起来吓人,闻起来刺鼻,孩子只好乖乖就范,败下阵来。冲突解决,母亲获胜。

青春期时,孩子跟父母之间也会有冲突。父母通常反对孩子早恋,对女儿早恋更是痛心疾首。其中,母女冲突格外值得关注。有人发现,女儿早恋时,母亲的年龄很关键:母亲越年轻,她跟女儿之间的冲突就越激烈,对女儿恋爱的干预就越明显。原因很简单,一个女人在自己还能留下后代的情况下,并不情愿被升级成为外婆,毕竟她跟自己孩子的遗传相关是0.50,但跟女儿孩子的遗传相关只有0.25。就传递基因而言,前者自然更有效。但假如她过了绝经期,已不可能留下自己的后代,就用不着再跟女儿竞争有限的繁殖资源了。这时候,她们之间的关系通常会更缓和。

过了青春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父母跟子女依然有冲突。首先,父母和子女在挑选配偶时的标准不同,子女更倾向于挑选好基因的伴侣,他们借此获得的遗传收益更大。子女跟后代的遗传相关是50%,但父母跟子女的后代之间遗传相关只有25%,前者持股更大,利益关联更密切。研究也的确发现,父母更看重对方的家庭背景,而子女更看重对方的身材长相,这是好基因的标志。其次,父母有时会因为家族利益,也就是为了多个家庭成员的利益而损害某些子女的利益。在《波吉亚家族》一书中,普佐写道,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把女儿卢克莱西娅嫁给了佩扎罗公爵斯弗萨,虽然卢克莱西娅并不爱他,嫌他又蠢又笨,粗俗不堪,但亚历山大需要佩扎罗公爵的支持,而斯弗萨的叔父是米兰公爵,跟他结盟对自己家族大有好处。在这种情况下,女儿就是一个提升家族社会地位的筹码,自身幸福在父母眼里并不重要。最后,子女还可能通过短期择偶获利,但这会损害父母的利益,比如让家族蒙羞。总之,在子女的婚事上,父母跟子女并不总是利益一致。

当然,即便父母双方都能接受离婚,但孩子通常还是希望他们在一起。完整的家庭对孩子显然更重要,他们下意识里知道这一点,即便是维系完整需要父母付出极大的代价。

亲代抚育,再伟大的爱也有阴暗面

为何家会伤人?进化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没有血缘关系或血缘关系较远,人们就更容易发生冲突。即便有了血缘关系,甚至彼此都是父子兄妹这样的近亲,繁殖利益上还会有不一致。换句话说,无论有无血缘,只要家人在繁殖利益上有矛盾,他们就可能发生冲突,既伤害别人,也被人伤害。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原理,我们要谈一谈亲代抚育了。简单地说,这是父母照料子女的事业。通常而言,父母对子女的爱要超过子女对父母的爱。因为父母传递基因的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但子女传递基因的希望却不寄托在父母身上。等到子女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他们还是会把重心放在自己的子女身上,爱幼的重要性通常都超过了尊老。因此,在父母与孩子的不对等关系中,前者更多的是付出,是贡献,后者更多的是收获,是索取。即便在进化眼里,“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母对子女的爱都可以说得上伟大。

但是,站在基因的立场上,你会发现,父母对子女的爱并不是无条件,也不是没有阴暗面。理解了这一点,你才能明白为什么亲生父母有时候也会伤害自己的孩子。简单地说,父母照料孩子,在进化的层面上就是为了传递基因。而每个孩子传递基因的能力不同,有的效率很高,健康聪明,长大后在婚配市场上大受欢迎,很容易就结婚生子,家庭幸福,而有的效率很低,天生就有恶疾,还未成年就已夭折,不会留下任何后代,让父母所有的投资都打了水漂,白忙活一场。站在父母基因的角度上,你会发现,它们不会束手待毙,被动地接受命运无情地宣判:你的投资浪费了!相反,这些基因会促使父母留意子女传递基因的能力,那些能力高的孩子更容易受到父母的关怀,而能力低的孩子更容易被忽视,甚至被伤害,被遗弃。研究发现,有先天缺陷的孩子更可能被亲生父母抛弃。在专门的收养机构中,跟其他孩子相比,这些有缺陷的弃儿也更少被父母探看。即便没有被抛弃,先天不足的孩子也更容易受虐待。

除了整体的健康状况之外,孩子的年龄也影响父母的投资。越小的孩子繁殖价值越低,把他们养大面临的风险也越大,考虑到沉淀成本较小,这样的孩子更容易被父母伤害。在旧社会,穷人家生了太多孩子,面临饥馑,养活不了,就会抛弃最小的孩子,或把他送给其他人。达利和威尔逊发现,孩子的年龄越小,越可能被亲生父母杀掉。而他们被陌生人杀害的可能性,跟自己的年龄没什么关系。这就表明,越小的孩子传递基因的能力越弱,他们对父母的价值越小,也越可能被牺牲掉。

重男轻女,其实也是父母之爱的阴暗面。这是因为,通常来说,男性的繁殖潜能大,女性的繁殖潜能小,因而在传递基因的效率方面,男性通常高于女性。在传统社会中,男性混得好就可以一夫多妻,而女性很少有一妻多夫的机会,即便有,她们的繁殖潜能还是大受限制。父权制的遗产继承方式传男不传女,也强化了男性的价值。重男轻女的这种倾向,也许在父母的下意识里是有利可图,但在被轻视被损害的子女那里却令人愤怒。

行文至此,进化的解读就要结束了。它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哪怕在家里,人与人依然有冲突的可能,而有冲突就有伤害。诚然,我们无法消灭冲突,也无法彻底避免冲突,但我们的智慧和勇气能帮我们了解冲突,化解冲突,不断努力,不断学习,最终就能让每个人的家中少一份伤害,多一份爱。

作者介绍

吴宝沛  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北京林业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研究方向为进化心理学和文化心理学。兼职咨询,人本取向。爱好读书,笔耕不辍。目前译有《猿猴的把戏》《机器人叛乱》《神秘人》《自然选中》《深渊》,著有《爱人、情人和怪人》《臭皮囊》。

以进化之眼看待人类的行为与心理

欲知更多有趣有料的进化心理学知识

欢迎围观巴斯的《进化心理学》!

[美] 戴维·巴斯 著,张勇,蒋柯 译

相关阅读推荐

• 图文编辑 | 文 心